Next Previous Contents

4. 你算哪根蔥啊﹖為何玩我的核心﹖

我是 Rusty﹐是 Linux IP 防火牆的維護者﹐同時也進行其它的一些編程工作﹐可以算是天時地利人和的使然吧。我寫過 ipchains (請參閱前面的 如何在 Linux 下過濾封包﹖(How Do I Packet Filter Under Linux?)﹐ 看看實際的工作尚得益於哪些同仁)﹐從其中學到足夠的東西以匡正今次的封包過濾。我希望如此。

WatchGuard 是一個非常出色防火牆公司﹐出售真正好用的隨插式防火牆設備(plug-in Firebox)﹐且向我免費提供﹐讓我可以全力撰寫這些東西﹐以及維護過往的一些東西。我原本預估 6 個月就可以了﹐但實際上卻花了 12 個月﹐不過我在最後階段覺得做得還不錯就是了。多翻重寫、硬碟毀壞、手提電腦遭竊、數個檔案系統的損毀、以及後來的熒幕壞掉﹐最終﹐還是做出來了。

在這裡﹐我想澄清一些朋友的錯 觀念﹕我並非核心(kenrl)裡面的專家。我之所以知道這些﹐是由於某些核心工作讓我接觸到他們其中的一些成員﹕ David S. Miller、Alexey Kuznetsov、Andi Kleen、Alan Cox。不過﹐豬頭骨(最難的)都由他們啃了﹐剩下的豆腐(安全和容易的) 輪到我來收拾啦。


Next Previous Contents